怀揣120块来郑州 买下150平大房子的保姆大姐

新人物志2018-07-01 23:09:01

?我怀老大的时候,父亲脑出血住院,ICU下了几次病危通知,母亲脆弱成一张纸,小妹独自在北京打拼,从医院奔波回家,某人给我诉苦,他连续几日吃了门口五碗烩面,口味麻木,生活凄惨,我发现他穿的衬衣脖后圈乌黑一道。

给公婆控诉日子难熬。婆婆说:理解理解,他家人都这样,我一辈子都这样过来的。素来勤俭节约、花钱如割他肋骨上肉一样的公公阔绰起来,眯着眼伸出手对我比划:你这些问题好解决,你买二十件衬衣挂床头,旁边写每天一换几个大字,一周送到干洗店一次……我对生活感到绝望,再不寻求外力支援随时面临崩盘,我请了人生中第一个阿姨。


感谢上帝,中介很快给我找来了家就在隔壁小区的刘姐。


franco matticchio作品



?那一日天气晴朗,瀑布一样黑头发的大姐,闪着小燕子一样大眼睛的大姐,和中介一起,走进我家。眼眸散发光芒,笑容带着暖意,年纪四十五六,看上去三十五六,白衣黑裤,干净利索,说话坦率。一面成交。


大姐来时除了我怀有身孕,并不了解我家的其他情况。孕脉不稳、医院奔波、焦虑担心,无人分担,我常常抑郁垂泪。大姐大大咧咧,似乎一点都未察觉。


她特别爱聊天,说起话来没完没了。好容易得空,我躺在沙发上休息,她就坐我旁边絮叨她的家事。我哪里有闲心,听着听着就闭了眼睛,内心忍不住祈祷,你给我闭嘴吧闭嘴吧闭嘴吧。可能还是我不够直接,短短一周之内,我基本了解了大姐生平,大姐母亲生平,大姐大哥生平,以及她那酷似胡兰成的父亲生平。


大姐不知道胡兰成,大姐没读过书。用她的话说:我小学一年级都没读完呀,我太心疼我母亲了啊。大姐十几岁就去插秧,她说在生产队集体插秧的时候,自己个子小,跟不上大人步子,她就从这边蹦到那边,插得一点都不慢。


大姐言语生动,擅长表演。她一边说一边在我和我妈妈面前蹦,从客厅这头蹦到那头。大姐也快五十岁的人了,她那样说,那样蹦,惊得我内敛的母亲眼神都直了。


大姐的父亲早年当兵,后来留在城市工作。母亲一直在家务农,带孩子。父亲从不给家里钱。几个孩子,上学、结婚、买房,靠天、靠命、靠自己,靠辛劳种田的娘,父亲潇洒异常,概不相助。这位父亲,工作一辈子,一个孩子也没顾,一点钱也没存,房子什么也都没有。现如今,依旧拿着几千块退休每日金鸡鸭鱼伺候自己。他十分讲究生活,鸡要散养,鱼要草野生长,年过花甲,身体健硕。


初闻时我相当吃惊,脑海中蹦出胡兰成,没想到自己身边也有如此“潇洒达观”的人存在。震撼良久后,我从内心深处原谅了我父亲的诸多毛病。


大姐的父亲后来我见到了。果然,七十多岁仍可以称得上倜傥风流,魅力四射。


大姐托他从乡下帮我买些野鱼,白衬衣黑西装,衬衣扎进裤腰,腰身仍然是保养很好的中年大叔模样,皮鞋锃亮,他就这样把野鱼给我送到家里来。打开门的一瞬间,我就为自己的粗头乱服羞愧不已。这位老婆孩子都不顾念的老男人,对于外人亲和有礼,七十老者,进我家门时对我颔首微笑,出我家门时则一边挥手一边对我说:留步,请留步。


大姐的父亲和三个儿子媳妇都闹翻了。小女儿更贫穷,他也看不上,基本无往来。大姐是她的大女儿。


晚年的他除了长期在乡村度假,也会来大姐家里住些时日。对于大姐一家,仍是分文不给。大姐说有一次他买了两千块钱的羊肉牛肉,要带回老家慢慢吃。大姐家的大哥说,爸爸,我割二斤下来咱吃顿羊肉炖粉条吧。那父亲说,你想的美。大姐哈哈一笑,说他故意逗你的,爸爸,我们不吃。


大姐的父亲是一朵奇葩,大姐是另样一朵奇葩。


大姐结婚,身高一米五,怀孕七八个月后仍然如男人一般,扛起沉沉的麦垛子,村里人叫住她说,你不要命了吗你?


不要命地努力,生活仍然年复一年贫穷,无望。


生下第二个孩子后,大姐不愿意孩子将来像自己一样无望地生活,想到父亲工作的城市郑州谋生。


东拼西凑借来120块,去问爸爸再借点钱,爸爸给了她一个后背。随行的小弟看不下去,眼睛瞪爸爸,爸爸拎起板凳就砸向弟弟。头破血流。


大姐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含着泪,可是刚刚说完,她就又哈哈大笑。她说,现在他老了,他照顾好自己也很好,要不他身体不好,不还是要照顾他吗。算了算了,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啊,算了算了,上帝告诉我们,活着就要喜乐。


大姐信奉基督。每周六一家人浩浩荡荡去教堂做礼拜。每周四晚上她自己家里也是一个聚会点。往往周四中午做了饭她就赶回家去,收拾屋子,摆放椅子,准备圣经,准备一些水果,大姐喜欢欢欢乐乐的氛围,做礼拜的准备工作她都搞得很有仪式感。


大姐曾经阔过。她说八十年代来郑州,摆地摊都发达啊。大姐一家先后卖菠菜,开饭店卖面条,摆地摊卖枸杞,开摩的拉人,九八年就买了房。大姐说,我家房子150平,比你的还大呢。


卖菠菜时候,一家人连续几天吃菠菜。开饭店时候,大姐自己一天和一大袋子面,擀出面条……带孩子和所有家务都是加班干。大姐说那时候年轻,有力气,赚钱,有奔头,从不觉得日子苦。比比在老家,我这身板抗三百斤的袋子的过去,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累。


好景不长。后来的时光,一年之中家里的大哥出了两次车祸,儿子从学校楼上摔了下来,治好之后逃学去网吧。大姐又回到起点。借钱救人,挣钱还账,开始新的生涯。时代变化,谋生更辛苦,可是大姐仍然乐哈哈地说,不都好了吗,捡回来命,没有后遗症,那都是上帝的恩典啊,我觉得很幸福!


大姐说,一直不能忘小弟弟帮她问父亲要钱,她最爱她的弟弟。几年前弟弟做生意,大姐偷偷借给弟弟三万块钱,被他赔的一塌糊涂。到现在大姐老公还不知道。大姐说你可不要说啊。我说知道知道,好的好的。(希望大姐的老公永远不看微信)


小妹回来省亲,对大姐说,我姐爱操心,爱干活,心里有事情的时候你多给她说说话解解闷儿。大姐说,哎呀,我跟她说话,我整天给她说话,我说着说着她就闭眼了。她有点内向,不爱听我说啊。妹妹转述给我听,哈哈笑完之后,我心里很触动,原来大姐并不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。以后大姐再说话,我就会表现地很专注。?


大姐在我家干久了,开始干涉家政。她时常批评我老公懒惰,总结都是我婆婆娇生惯养,告诫我以后不要太娇孩子;她也经常去给我母亲传道,母亲那么固执与不耐烦,她仍然笑着说,你信或不信,上帝都爱你祝福你呢。有时候比较闲,她也跪下去祷告,求上帝保佑她的家人,她的母亲,儿子,女儿,我的家人,我的父亲母亲,孩子老公,公公婆婆……她都絮絮叨叨地跪在那里虔诚地托付给上帝。


大姐的母亲受了一辈子苦,大儿子条件好,却不反哺。小儿子现在还赤贫。大姐说她很感谢自己家的弟兄,她称呼老公为自家弟兄。大姐在郑州买了房子后,就把母亲从老家接过来一起住。大姐说,自己家弟兄从来也没有反对过,对她母亲很好,炖排骨总是给母亲盛一碗最好的。大姐说她心里真的很感激她家弟兄,所以撞车了赔钱了都不好给他计较。


大姐做饭一般。她做饭时候,我走进厨房经常会被吓一大跳,什么都扑扑腾腾堆放着。连我这样并不是多讲究的人都吃惊,何况我那严谨挑剔的妈妈。正在我打算和大姐谈一谈时,大姐偷偷跟我说,你妈妈是个讲究的人啊,比我整齐,比我会收拾。我想这真是个机会,可以和她谈一谈了。结果大姐侃侃而来,其实没有必要那样,生活吗,马马虎虎就行了,太认真计较了,自己会辛苦,会挑剔,会生气,生活马马虎虎最好了。到了嘴边的话,我活生生又吞回去了。


后来,我还是决定和大姐谈一谈。我绕了一大圈,说我们现在的领导很认真,工作玩命,在家也不懈怠。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给老公孩子做饭,家里也一尘不染。跟着这样的人工作,有时候真是吃不消,但是时间久了,还是觉得对自我提高很有效。然后我又说,任何工作都有境界,和人的不同境界、层次一样,我们都要追求更高更好的境界、层次。对自己对后代都好呢。大姐,你能明白吗?大姐没有说明白不明白,她回应我说,是的,任何工作都应该做好,上帝不爱懒惰的人。


相比较于我,老公吃饭挑剔些。有一天,老公说,今天的饭好吃。大姐一乐,说,哈哈,这是你第一次夸我呢。我知道你不爱吃我做的饭,但是你不吭声,我也装作不知道。哈哈。


又有一天,大姐不吭不哈地做了我说过月嫂做的一个比较好的菜,虽然油放多了,老公还是说,这个菜做得很有特色。大姐站在那里伸长着胳膊哈哈大笑。


大姐有一儿二女。儿子当兵去了。两个女儿也都参加了工作。我都见过,一起玩过。她们落落大方,纯真质朴,可爱懂事。大姐很骄傲地说:她们普通话都讲得特别标准,比你和你老公都要好很多,你说你俩咋都不说普通话呢?


大姐每日在我家做事,晚上做完饭后回自己家做饭,中午也常常抽空回家做饭给家人,打理家务。大姐说不累不累,一点儿都不累。大姐说,她们娘仨晚上经常躺在一个房间里说说笑笑,孩子们都觉得自己的家庭很幸福,她们从来也不因为妈妈做保姆觉得丢脸。


大姐那瀑布一样的黑发是染发剂染的。批发市场三十块钱一瓶,女儿在家给她染。






这是新人物志的第六篇文章。


人生艰难自我娇气的时刻,我总是想起刘姐。

祝刘姐以及全家。




想了解更多?
那就赶紧来关注我们



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